尘缘 BY:落落

本文由清尘发表于2007-12-07 21:34最后修改于2017-10-02属于LIFE分类

那一夜,
我听了一宿梵唱,不为参悟,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;
那一月,
我转过所有经轮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纹;
那一年,
我磕长头拥抱尘埃,不为朝佛,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;
那一世,
我翻遍十万座大山,不为修来世,只为在路中能与你相遇;
那一瞬,
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
那一天,那一月,那一年,那一世。
只是,就在那一夜,我忘却了所有,
抛却了信仰,舍弃了轮回,
只为,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,
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。
那一天,
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蓦然听见,你诵经中的真言;
那一月,
我转动所有的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;
那一年,
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;
那一世,
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,不为修来世,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;
天空中洁白的仙鹤,请将你的双翅借我,
我不往远处去飞,只到理塘就回。
——仓央嘉措
==================
<尘缘>
曲:<水墨丹青凤凰城>
词:落落<尘缘>

=================
你记得这首诗吗?
一年前,我曾经把它送给一个值得我赠予的人。
那个人,是不是你?
.
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这诗下的故事?
我不讲给你听,如果你愿意知道,你可以自己去查询。
那是一则动人的故事,字里行间透出的缱绻。
.
我爱极了“缱绻”这个词,
常常会把它用到最叫我动心的爱情里。
它比缠绵多三分矜持,比浪漫多几点细腻。
.
那不是一个凡人,却是一尊受了香火的活佛,
他心头的爱,竟柔软地叫隔了几百年的人,心头震颤。
清贵儒雅的身影,在我脑海盘旋,百千年,千万年,永生永世。
.
字当退去颜色,太阳也有落下的时刻,
而他的眼神,竟没有片刻不是凝睇着前方,那一缕幽香盛开的雪莲花。
蓝天白云,他手执经轮,匍匐在天池脚下,
虔心所求,不为长生,不为来世,忘却轮回,忘却信仰。
.
可知,为什么,我要将它送给你?
那是我心头的异样,不轻易示与平凡的相交,甚至相爱。
赠予你,因了你的名,是那样切合。
.
尘缘,尘缘……
闭目,轻颤的睫毛,挂着晶莹的泪珠。
默念你的名字,让它流连在唇齿间。
.
那一夜,于尘世,与你结缘。
你暖暖的手心,温润的眼神,统统化作悄悄的吻,遗落在我额前,发梢,眉眼。
痴痴笑了,便问你,
是谁在天上,用绚丽的彩虹,搭起那道任你走来的七彩桥?
.
你的足尖轻点,便在我心间,画下一幅幅山水,
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,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。
目光,循着你的身影,逗留在自己方寸之间。
偶偶一个回眸,荡起潋滟波光,叫人痴然。
.
是哪一年,诞下的婴孩?
他紧闭的双目,他洪亮的哭声,他小小捏紧的拳头,
竟是天上人间,那唯一个为我而生的人。
.
每当步在路上,看见那些眉目清秀的男孩,
就会悠悠地笑,你小时候,必也是这般模样罢?
微皱的眉尖,凝聚的眉峰,
漆黑如天上星子的眼眸,终于有一日,会染上我的身影,或白,或红。
.
为什么,你的性子,这般温柔?
为什么,你的胸怀,如此温暖?
我仅求的安然,我仅需的平静,
你如此简单,便用手臂,为我圈起一个世界。
.
你用清雅的声,低低喊我的名。
当那一声,从你唇间吐露,顺着时光一路徜徉到我耳畔,
历经了千万光年般,雕琢得温润如水,点滴萦绕在我心头。
如雾般氤氲,却始终散不开,忘不却。
.
冥冥中,仿佛有种天定,
越是美丽,越易消亡。
幸福来得太快,待得品出其中三味,已然得出精髓。
思你如鱼,万水之内,皆是皈依;
悲随思生,贪嗔痴,爱恶欲,如影随形;
顾影自怜,镜贴花黄,春晓何处是尽头?
.
倘若这世间一桩桩,一件件,都要寻个归处,
倘若这臂弯中的怜惜,只得片刻温柔,
也心喜,也情愿。
一刻相爱一刻相知,便依偎一刻温暖。
.
此生,有所爱相伴,
云游四海,坐困愁城,都是美事。
浮华一生,真爱一世,
原本也没有什么可握在手中的东西,能够如愿长存,与天地同在的。
原本也只不过是荧荧星火,足可燎原。
.
与你相遇一场,
指与指缠,发与发结,是我心愿。
得偿,得不偿,皆无所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