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散文] 溯.奔月-作者:瑶光

本文由清尘发表于2010-05-09 15:02最后修改于2014-05-09属于倾园相关分类

夜深,万物俱睡. 
谁家稚子,不畏清风寒露,月下犹自吟唱: 
云母屏风烛影深,长河渐落晓星沉. 
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. 

“悔吗?”声音低低的传来,淡淡地不含半丝情绪。 
花枝镜前,一白衣女子席地而坐.铜镜折射出迷离的光,将她的容颜映得愈发朦胧美丽. 
雪白的肌肤,雪白的云裳,就连那抹芳唇,也是极淡的粉白色. 
白衣女子恍若未闻,只是凝神的望着镜子. 
镜子里的自己,玉容平静,双眼淡漠. 
“悔吗……”轻轻的叹息,“悔?…”似斟酌,似玩味。 
眼前掠过的是什么?一幕幕的前尘往事.已经是隔了太长的时间,如今再忆起,心头竟然泛不起半丝涟漪。 

记得那时,她眼横秋水,腮染落霞,口含朱丹. 
记得那时,她是一只被指点过的小妖,正努力用自己潜心修练了几百年的道行,铺成通往成仙的大道. 
生活虽冷清单调,却自由逍遥.怎知及长后,十丈红尘染目,开始向往烟火人生的繁华。摇身一变,化为人形,款款走来,一路洒落的,是她如银铃般的轻笑. 

不曾料到,她的美丽和纯真,所引来的,是无尽的祸端. 
不想伤害世人的下场,就是换来累累重伤,仅余一息尚存,心中惴惴然,就怕会魂飞魄散. 
有阴影袭来,惊惶失措的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,是一双眼.惊诧,温柔,或是还有其它…….. 
她无瑕再想,眼前一黑,陷入了深渊. 

病榻前,她低下头,细声地回答了他的问题:姓佬狐氏,叫嫦娥. 

他是后羿,天生神力的后羿.东夷族有穷氏首领的名字,威振八方. 
没多久,东夷族的子民都知道,在他们伟大的王身畔,有一名唤嫦娥的女子长伴左右.这名女子文静贞雅,总爱婉然浅笑,一绽颜,万花羞落.

月下,红霞悄然袭上她的粉颜,她抵头玩绕着自己垂长的黑发,发出蚊呐般的声音: “恩,好.” 

披上斑澜的嫁裳,戴上鲜艳的五彩花冠,她由他牵着手,一步一步走向天坛,然后,是祈愿,再然后,是礼成…… 

花前月下,俪影双双. 
那时候,总觉得,月是那般的皎洁,看不到一丝乌云的阴影.花是那般的娇艳,看不到半点调零的痕迹. 

战火频繁,妖怪当道的上古时代,拥有天人之能的后羿,为了保护他的子民,经常东奔西走,没完没了. 
看着倦意渐上他的额头,她的心跟着一痛.. 
“羿, 我为你跳一支舞,好吗?” 
“好.” 
往后退开几步,轻舒流云袖,脚尖踮起了舞步。秋风漫拂,裙袖飞扬,纤姿像一只粉蝶,翩跹灵动。而在那轻盈的舞蹈中,一树丹桂竟落花如雨,随着她的裙裾衣带,雪片般遮蔽了天,覆满了地. 
他的眼神映满了痴迷. 

时光荏苒,又是夏季. 
今夏的天气,反常的燥热,十个太阳同时在天边嬉戏,肆无忌禅 
三足金乌鸦,原是天帝的宠儿,哪个敢管,哪个敢理? 
河床早已开裂,目光所到之地,一片苍凉. 
她不忍再视,侧首望着他,他的眼光充满了悲恨,有着异样的坚决. 
她不语,虽然她的心里早就有一番细思量. 

时光弹指而过. 
他成为了民族的英雄,射日之举传遍了华夏大地. 
谁知道,在夜半无人之时,她潜入万丈深渊,不畏刺骨寒水,只为寻览那一块块集了万年天地灵气的玄铁. 
谁知道,在每日他出去之后,她埋首于兵器房内,用自己近千年的灵力,为他铸造神弓和利箭. 
看着她日渐消瘦,他的话充满了怜惜: “对不起,让你担惊了.” 
她摇了摇头,笑靥浅浅绽放,却不语. 

一直在想,有什么东西,变化得快得过人心?变前完全没有任何预兆. 

冷漠,疏离,形如陌路. 
就这么一步一步…… 
她惊讶的望着他,却找不到半丝关于这个答案的痕迹. 
也许,他实在是太忙了,太累了. 
她在安慰着自己. 

那一日,他踏着朝霞而去,她从噩梦中惊醒,迎着阳光,看到他决绝的背影. 
一阵冷意从袭来,让她生生打了一个寒颤. 
“你要去哪里”,声音失去了一往的平静. 
他的脚步顿了顿,甩下一句“我会回来的.”.就径直离开了. 

他会回来的. 
他亲口承诺的 
她找到了让自己安心的理由. 
虽然, 
数不清有多少个白日,她倚门而望,将秋水望穿.. 
数不清有多少个黑夜,属于她的烛影彻夜摇晃,天明时,只剩红泪一滩. 

菱花镜里,玉颜憔悴,形容清瘦. 

桂花开了又落,整整七回. 
他回来了! 
她欣喜的迎上去,却遭到他旁若无人,不闻而过的待遇 
她如遭雷击,呆立当场. 
他回来了….. 
带了满身的冰霜. 

桂花树下,月光将一道孤影拉得很长. 
晶莹的珍珠从眼角渗出,落在地上,再也无法串起. 

一声晒笑,一道雪影乍现. 
“人类啊,全都是寡情薄义的东西。” 
她掩了掩口,望着她在一年前救下的兔妖,皱了皱眉:“玉儿,你忒偏激。” 
“偏激?呵,嫦娥啊,你可知道,伟大的羿现在和宓妃呆在一起?” 
宓妃,上古大神伏羲的小女儿,黄河之神河伯的妻子,司洛河水神一职.以美貌和琴艺著称于世. 
她抬眸,满脸的震惊和不信. 
“你还在执着什么?” 
她稳了稳身,摇了摇头: “不会的,我不信,我不信.” 
闪着红光的妖瞳望着她,声音不急不缓,隐隐然带着一分讥讽,九分愤恨, 
“是与非,洛河畔上自有分晓,你何不亲自前往一趟?” 

是不是当背叛来临时,恨意会弥盖了心伤? 

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,只是知道一进院口,便对上玉儿那双饱含担扰了自责的双眼.她推开了玉儿,脚步踉跄,跌跌撞撞的走进内室,关门,反锁,一切无声. 
脑子涌现的,全是他的温柔话语 
宓儿,让你担心了. 
宓儿,这今昆仑上一行,我终于央到了西王母的不死药. 
宓儿,只要服下了不死药,我们就可以长厢厮守了. 
宓儿,你别想太多,嫦娥根本不是人,是一只金蟾. 
宓儿,今晚就是十五夜. 
宓儿……….. 

原来,他用冷漠和决绝划开了和她的距离,原因就是因为她非人类. 
眼中的泪没有流出,化成千千万万的小刺,和着血,毫不留情的向心尖扎去. 

夕阳敛尽余彩,火光跃上烛台. 
坐在镜前,她细细把自己端详,梳妆. 
宓妃的青丝垂长,如云如瀑. 
她拿着玉簪,细细的梳着长发,绾起,挽成望仙髻. 
宓妃珠翠环绕,光彩照人. 
她对镜簪花,轻柔地为自己戴上钗环。 
宓妃她蓝衣曳地,温雅如水。 
她柔声低唤:“玉儿,将我那件雪色水袖流云裳拿来。” 
声音蓦止,突然低下头,轻轻地笑,笑声里满是自嘲。 

嫦娥嫦娥,你又是在为谁妆扮为谁妍? 

月华如水,轻泄了一地. 
丹桂不知主人心绪,犹自绽放,满院清香. 
她突然道:“玉儿,你想成仙吗?” 
玉儿的双眼,顿时变得晶莹光灿。 
她轻轻一叹,摊开柔荑,掌心中有丹药两颗。 
她偏了偏头,眼光变得迷离,喃喃的自语:“玉儿,在以前居住的千雪山中,嫦娥的舞姿,谁人不晓……” 
余音未了,笑颜已幽然…… 

冉冉月,婆娑银纱中,有倩影翩翩。舞,舞萦飒飒秋风,舞携潇潇落花。夕阳梦断,幽冢黄昏……她舞尽了一世眷恋。 
有脚步声进,回望,一双满含惊艳与诧异的眸…… 
“羿……”朦胧中,最后的莞尔伴渐渐轻盈… 

很久很久以后,世人犹在传颂着,嫦娥奔月是一幅怎样无双的景象。 


后记 

似幻似真,明明灭灭。 
嫦娥轻按额头,眉宇间有掩不住的浓浓倦色。 
追忆似水,下场只是被一遍遍的冲淡. 
命运,已经离她很远,很远了。 
微微仰首眺了眺天色,淡道:“金乌就要东升了。” 
旭日璀璨,人间又是新的一天。